欢迎光临中国焦点在线

服务热线:0371-55313503
“独龙族人对未来更有信心”(牢记嘱托 奔跑追梦——收到总书记回信之后)
“独龙族人对未来更有信心”(
    农技专家(右二)给独龙族群众传授规范养蜂技术。  【中国焦点在线讯】让各
古巴铁路用上中国列车 票价低设施好乘客很激动
古巴铁路用上中国列车 票价低设
    7月13日,在古巴首都哈瓦那,乘客们坐在一列由中国设计并生产的铁路客车组成
红军长征途中翻越雪山为什么难?
红军长征途中翻越雪山为什么难
  青藏高原东部的川康边界地区,横亘着许多高大山系,雪山连绵,积雪终年不化。三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特别关注

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时间:2019-08-13 07:10:07  来源:新京报   作者:周怀宗

  中国焦点在线雨下了近两天,8月11日下午的时候,大雨稍歇,但不断传来的台风消息,仍让人放不下心来。山东“蔬菜之乡”寿光,位于弥河、引黄济青干渠交叉口的南岔河、北岔河两个村子里,每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,都足以引发村民们新的担忧。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航拍被洪水淹没的南岔河村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制作

  撤离,撤离!

  8月11日下午三点多,雨还没停,弥河水不断上涨,随时有漫过堤坝的风险,南、北岔河村所在的寿光市营里镇通知村民撤离。而在此前,周边的杨柳村、东北河村等都已经开始撤离。

  南岔河村村民吴建德(化名)当时不在村里,等他回到村里的时候,已经晚上九点多,大水已经开始进入村里,别的村民告诉他,大概5点多的时候,南岔河村村民开始大规模撤离,到他回村时,大部分村民已经撤离。

  据营里镇负责人称,南、北岔河村都安置于设在营里一中的安置点,其中南岔河村总共安置了 1700多人。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受灾的村子。

  上千人的撤离,在短短数个小时内完成了大部分——从10日开始,村里就多次通知村民做好撤离的准备,营里镇也早就租好了旅游大巴、校车等。

  村民们登上车,把风雨中的村庄留在身后,也把牵挂留在了身后。

  有人去了安置点,有人投奔亲戚,还有人被城里的儿女接走。

  晚上7点多,从弥河漫过堤坝的水,混杂着雨水灌进了村里,村干部还在进行最后的劝说,仍有人不愿意撤离。吴建德九点多到村里时,”还有七八个人留在村里,那时候水已经很深了,屋里都开始进水了”,他说。

  一封水中的求助帖

  8月11日22点57分,微博上忽然出现一个求助信息,有人发消息称“南、北岔河村倒灌的水无处排放,急需救援”,几十个字的消息中,发布者写了三个“急需救援”。消息还附有一段15秒的夜间视频,视频里,洪水在街上极速流过,甚至激起浪花。

  这段视频在短时间里被大量点击,但是否是当时南、北岔河村的真实视频?记者联系了微博主人,但对方并未回应。

  8月12日上午,潍坊晚报发布的一条消息显示,南、北岔河村的人员营救,“从凌晨一点到早上六点”,两村“36名被困人员全部救出”。

  11日夜间,新京报记者曾试图驱车至南、北岔河村,但道路封锁,无法前进。

  蹚水回家的人们

  12日上午12点左右,新京报记者再次驱车前往南、北岔河村,在经历了数次道路封堵、重新绕路之后,来到了距离南岔河村3公里左右的地方。这里因为此前修路,道路被挖开,大量洪水积蓄在路上排不出去,两边的农田中,也都有积水。

  在这里,记者遇到了刚刚从村里出来的吴建德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11日晚上他和妻子到妻子娘家暂住,早晨起来后,就回到村里看看情况,“不放心,怕家里进水”。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蹚水回家的村民。

  然而家里终究是进水了,吴建德说,“屋里到处都是水,好些东西都漂在水上”。

  就在新京报记者准备蹚水前行时,路上来了一辆三轮车,车上有五六个人,他们都是南岔河村的村民,也准备回村看看。

  3公里的路程,大部分都有积水,最深的地方水面接近膝盖,但依旧有人蹚水回村,记者先后见到了10多位回村的村民。而且,在南岔河村村口,记者还看到4位村民已经先一步到达。

  有人回家,有人准备走

  南岔河村口就是引黄济青的干渠,一座桥连通河岸,桥北就是南岔河村。

  刚到村口,就听到一位中年大妈喊“决堤了”,大妈告诉新京报记者,原本村里的水只是从北边和西边来的,但有回来的村民发现,村里还水从南边来的,于是担心引黄济青主堤可能决口。几位村民赶紧前往勘察。后来他们告诉记者,“并不是决口,而是此前村民引水浇地时,在堤坝上挖的一个小口开了,现在已经堵上了”。

  一位只穿着衬衣和内裤的大爷,打着伞站在村口。“事先寻思着没这么大的水”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如今屋里的积水已经过膝,老伴还留在村里,他出来找人打电话给他儿子,让儿子接他们离开。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和老伴一起在村庄里的老大爷找记者借电话,想联系孩子来接他。

  在记者表示帮他打电话之后,老大爷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被雨水浸湿的纸条,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,那是他大儿子的电话,但因为村里信号不好,电话一直没通。老大爷说家里还有二儿子的电话,他回家去取。

  村里的道路上,积水已经淹没了路上的水泥隔离墩,只有河堤上没水,老大爷从堤上回家,没走多远,就摔了一跤,站起来后接着向前走。

  十多分钟后,老大爷再次来到村口,口袋里是一张新的纸条,纸条上是一个新的电话。

  这回电话通了,对面的人甚至不知道父母还在村里,因为封路,他向记者反复打听可以通往村里的路,确认后表示会尽快赶到村里,接走父母。

  电话挂断后,老大爷又沿着河堤回家,他要和老伴做撤离的准备。刚走了不远,他又摔了一跤。

  冒雨回家的大娘

  南岔河村地势低洼,村里大面积积水,只有村口的一道短短的斜坡没水。

  斜坡下连着村里的主干道,道路两旁是联排的民居,民居间的路上,积水过膝。一位穿着蓝色雨衣的女子,面对一条巷子,神情焦急。

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娘家在村里,11日晚,她母亲在她家住,但一早起来就呆不住了,又哭又闹要回村,说是担心家里东西被泡坏,“我拦不住,怎么都要来”,她说。

  她母亲家在巷子的尽头,有三四百米的巷子全是积水,“她进去好一会儿了,也没带手机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”,她有点儿等不及了,想要去家里找母亲,但又期望母亲赶紧出来。

  正准备进去的时候,远处出现了一个黑点,隐约可以看到在向前移动,“你能看清楚吗?那应该是一个人吧?在动吧?”她快速提问。

  几分钟后,黑点靠近了,可以看出来是一个行走的人,她又提问,“我妈穿着和我一样的蓝色雨衣,那个人是不是穿蓝色衣服?”但很快,黑点转弯了,消失在视野里,“不是我妈,应该是别人”,她有些失望。

  

特写丨洪水过后,一个村庄等待回归

  不放心家的村民回到村子里看看情况,拿些生活用品。

  在村里,还有不少人蹚着水回到家里。在另一条巷子里,两个人推着一辆三轮车,车上放着一些日用品,那是他们从家里取出来的,三轮车推出巷子时,陷在主路上的淤泥里,几个人上前帮忙推车,随后,两个人离开村子,渐渐走远了。

  雨一直下,水还没排出去

  下午两点多,雨又大起来了,还刮起了风。有人看了一眼走了,还有人没走。相比头天夜里水最深的时候,村里的积水已经退了不少,但只要雨不停,水依然无法完全排出。

  “这里地势很低,旁边河里的水位又很高,几乎没办法排水”,一位当地政府人员表示,“只能等到雨停了,河里的水位下降之后,才能用抽水机排水,要不然水还往村里流,抽水也用处不大”。

  从高处望去,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泡在水里,旁边的苹果园、玉米地里也全是积水,整个南岔河村,这个1700多人的家园,已经是一片泽国。

  幸运的是,寿光的雨虽然一直没停,但并不大。而且因为撤离及时,绝大部分村民早已脱离危险,个别原本不愿意走的村民,也即将离开。在度过了一个紧张忙乱的撤离之夜后,他们虽然还要留在安置点、亲戚家,但至少会比头一晚上更安稳一点,等待大雨过后必然要到来的晴天。

关于我们 群众来信 广告服务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
Copyright @ 2013 中国焦点在线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23324号
投稿邮箱:hnshw888@126.com 站长统计:
服务声明:本网旨最终解释权归本站!